中国石油

  中哈石油管道全线开工建设,预计今年7月底完工,中哈石油管道新疆段已于当天在精河县开工,哈萨克斯坦境内的中哈石油管道也在此前开始施工。这标志着国际能源界高度关注的中哈石油运输大动脉全线开工建设。

  中哈石油管道西起哈萨克斯坦里海沿岸的阿特劳,向东经过哈国肯基亚克和阿塔苏,最终到达中国新疆的独山子石化公司,管道全长3000多公里,其中哈萨克斯坦境内2800多公里,中国新疆境内240多公里,管道由中哈双方投资30亿美元建设。

  中哈石油管道新疆阿拉山口至精河段104公里,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管道三公司承建,目前4个机组已开始分段施工,项目部预计今年7月底可以完工。

  按照规划,中哈石油管道将于今年12月16日全线贯通,设计每年输油能力为2000万吨。

  能源专家普遍认为,铺设中哈石油管道,符合中哈两国的利益。对中国来说,可以减少对中东石油的过分依赖,可以获得便捷安全、长期稳定的原油供应。而哈萨克斯坦也为大量生产的原油建立稳定可靠的销售市场。

  哈萨克斯坦里海沿岸及其大陆架,是世界第三大油气资源富集区。哈国计划在2010年将石油产量提高到1亿吨,大量原油需要向外输出销售。

石油管线迷局因3个主角的特殊地位而愈加扑朔--俄罗斯是天然气储量世界第一、石油储量世界第八的能源大国;日本是发达国家中最缺乏能源的;中国是对能源需求增长最快的。10年来,中国和日本都非常希望俄罗斯将石油管道通往自己这一面,俄罗斯则左顾右盼,不断放出互相矛盾的信息。

  在石油管线方面,最能向俄罗斯施压的是中哈线。规划的中哈原油管道全长3088公里,从哈萨克斯坦境内里海岸边的阿特劳出发,经过肯基亚克与阿塔苏,最终到达新疆的独山子。这项工程总投资25亿至30亿美元,建成后年输油量不低于2000万吨。其中哈国阿特劳至肯基亚克之间448公里的管道首段,已于2003年3月由中哈双方合资建成。哈国阿塔苏至中国阿拉山口的1000多公里输油管道已经开始铺设,计划于2006年贯通。

  按理说,中哈线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选择。该线的中国一端是新疆,而新疆油气资源富集,其潜在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量分别为209亿吨和10.3万亿立方米,约占全国陆上油气资源总量的30%。本来新疆的油气就是要往外部输送的,现在又把国外油气引过来往东送,自然不如直接从东部引气。

  之所以建设中哈线,是因为在石油资源如此紧张的情况下,首先要考虑总体数量的供应,至于内部均衡,那便是后来进行内部调剂的问题了。中哈管线使中国的石油力量得以扎根在全球石油的“富矿”里海地区。其远景供油量可以达到5000万吨,将极大地缓解中国的石油紧张局面。

  中哈线的一个重大意义是告诉俄罗斯方面:中国还有许多种选择。

  温家宝总理访俄,明确了用火车运输石油的问题--双方同意使俄对华铁路输油总量明、后年分别达到1000万吨和1500万吨的目标。至于管道运输,成果则是俄方表示,将通过充分论证确定远东石油管道走向,“不管采取何种规划方案”,都将“积极考虑”将石油管道通往中国。这次,普京访华就该说一说是到底是“何种方案”、到底如何“积极考虑”中国了。

  可以确定:管线方案不会在普京访华期间迅速明确,但必然会在半年、最多一年的时间里确定最终方案。现在,10年搏弈,中日俄三方都已身心疲惫,再拖下去,这局棋就实在索然无味了。

  过去10年,谁都不敢大意,谁都不敢贸然摊牌把对方逼到绝境。如今,摊牌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政治决定石油流向3条线1死1伤1悬

  1994年俄方提出动议,中俄合建一条输油管道,把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蕴藏的丰富石油销往中国。2001年两国政府签署协议拟共建安加尔斯克至中国大庆的石油管道(安大线,设计输油量2000万吨/年)。

  中国方面一直游说俄罗斯:铺设通向中国的原油管道将带来双赢。但是,俄罗斯有自己的顾虑:如果管道只通向中国,那么中国方面在油价谈判方面将处于有利地位。并且,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必然带来中国的强大,这也着实让俄罗斯非常担心。即使不能阻止中国发展,至少,俄罗斯能够不过于助力于中国发展。

  另一个担心中国强大的国家是日本,所以他们也开始插手中俄石油管线事了。同样的担心,再加上日本为此向俄罗斯提供几十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导致日俄两国一拍即合,于2002年迅速提出建设安加尔斯克至纳霍德卡石油管道(安纳线,设计输油量5000万吨/年)以取代安大线。可是,没有多久,俄石油管道项目又节外生枝。2003年9月,俄罗斯总理又说俄方无意否决安大线,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闻讯后立刻前往俄罗斯,但是,去了以后发现事实与想象并不相符。此后,人们一度认为日本提出的安纳线胜出机会大增。理由是:俄罗斯恐怕中国在俄罗斯的经济影响力愈来愈大,因而倾向和日本合作,希望日本可以对中国的发展起到制衡作用。

  但是,不希望中国强大的俄罗斯同样不希望日本强大。俄罗斯知道,能源是钳制日本发展的惟一手段。所以,俄罗斯情愿对中国打日本牌,对日本打中国牌,自己在中间跳来跳去,讨价还价。

  游戏总要继续,于是,俄方又推出了泰舍特至纳霍德卡方案(泰纳线),它是在原有安纳线基础上作出的远离贝加尔湖的修改方案。新近公布的泰纳线起点在安纳线基础上向西延伸了数公里,最终与安纳线终点交汇重合。

  三个方案依次出台,规划越做越大,离中国越来越远。安大线(全长2400公里)所需投资额只有安纳线(全长4000公里)的40%、泰纳线的1/8,长度短、投资风险小,但现在基本已经死亡;安纳线最多剩半口气;泰纳线虽然至今也是悬而未定,但由于这条线照顾到了欧洲、美国、日本的利益,也给中国留有余地,使得俄罗斯手中筹码加大了,所以是最有希望的。

  中日俄石油管线问题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双边经贸合作的纯经济问题,它正演变成为一场政治、安全、利益、外交等错综复杂的大国外交博弈。在俄罗斯石油管道问题上,日本肯定会孤注一掷与中国拼死争夺。从国际政治角度分析,俄罗斯必然要通过“泰纳线”制衡中国和日本,最大限度体现其本国利益。这一分析可以从俄罗斯的实际行为中得到侧面证实:安大线、安纳线均没有通过生态鉴定,泰纳线则在提出不久后迅速通过生态论证。

  现在,中国不再对安大线抱有任何幻想了。目前所要争取的,就是在泰纳线上开一个让石油流向中国的口子。

  安大线死亡的“尤科斯预兆”

  安大线的死亡,早有预兆,那就是普京对俄罗斯第2大石油公司尤科斯公司的压制。现在,尤科斯石油公司因被追讨巨额税款已经走投无路。

  尤科斯,正是10年前中俄原油管道项目的俄方代表。俄罗斯原油在中国进口的原油总额中占7%,这其中尤科斯就占了5%。按照双方签署的安大线协议,尤科斯自2005年开始向中国输油,每年输油量为2000万吨,到2010年达到每年3000万吨,连续稳定供油25年。中国将通过管道从俄罗斯总共采购原油7亿吨。按照管线设计能力,中俄原油管道将为中国提供进口原油总量的1/5到1/4,约占全国石油消费量的1/10,这将逐步改变国内目前石油进口过度依赖中东的格局,也有利于中国石油加工企业原油供应的稳定。

  按当时预期每桶20美元的国际油价来计算,合同价值接近每年40亿美元。加之双方需在管道上投入28亿美元,总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成为中俄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合作项目。倘若能够顺利实施,也将是中国首次通过陆上管道运输方式进口原油。

  但是2003年10月,尤科斯石油公司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被其政府当局逮捕以后,所有的事情就都变了。现在,人们认为,普京是希望以尤科斯破产为契机,将新兴财阀主导下的石油企业统统归于国家统一管理之下,显现了普京政权的强权治国方略。

  对国际社会来说,尤科斯遭受打击也是造成国际油价暴涨的重要原因;对中国来说,尤科斯遭受重创,意味着中国失去了改善能源供应的一个绝好选择。

  手握筹码越多谈判越有本钱

  中日俄原油管道之争中,手握能源的俄罗斯占据主动地位。中国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中国的许多油气管网使中国人谈判的底气有所增加。比如,今年1月1日,西气东输工程正式向上海商业供气。西气东输管线西段新疆轮南-陕北靖边段的管道主体焊接已经完工,2004年10月1日前已全线贯通。前几天,新疆的天然气已输至上海。

  除此之外,重庆忠县至湖北武汉的忠武输气管道已于2003年8月全面开工,陕西至北京的陕京二线控制性工程也已先期开工。目前已进入论证规划的还有西气东输管线和陕京二线、忠武管道等干线的联络线和支线工程。

  中国与俄罗斯战略上互为棋子

  俄罗斯在输华石油问题上的反复无常,以及关于两国间流传甚广的土地换石油交易,使得大量中国学者从道德层面严厉谴责俄罗斯,谴责普京。其实,“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关系”这句话,在国际交往中是永远适用的准则。俄罗斯有着自己的算盘,他们只能那样选择。因为,把石油输往中国,在换得一笔数目不小的美元的同时,还给中国输入了珍贵的工业血液,使得中国经济发展更快。俄罗斯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说到俄罗斯石油管线,一些中国人往往以为俄罗斯仅仅是在中国、日本间选择。其实,俄罗斯的石油战略中,存在着多条管线。比如,乌克兰在欧洲的援助下建设了从黑海沿岸的敖德萨到该国西北部的石油管道,而俄罗斯却获得了该管道的使用权,俄罗斯为此兴奋了许久。

  正如俄罗斯只是中国石油布局中的一粒棋子,对俄罗斯来说,中国也只是众多棋子中的一粒。

  缺少石油的中国将会怎样

  中国目前耗用全球石油的比例虽只有8%,但过去4年来自中国的需求占全球石油使用量增长率接近40%,以中国经济发展之快,可以断言其比率将与日俱增。

  因此,美兰德研究院、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中心等报告均称,“中国全球找石油”将对国际资源市场构成巨大压力和威胁。

  “谁来养活中国”的鼓吹者、美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布朗更是直接宣称“世界无力满足中国庞大的能源需求”。

  美国全球安全分析学会执行主席拉夫特则从世界格局和美国利益的角度宣称,如果不遏制中国成为像美那样的石油消费国,一场超级大国的冲突则不可避免。

  不管中国是否如上面所说要为近期国际油价上涨承担相当责任,至少可以看到,石油已经成为一个极其有可能约束中国继续高速发展的重要因素--目前全球超过80%的优质油气资源的开采权已经落入埃克森、美孚、BP公司、壳牌等美欧大跨国石油公司之手。中国正在得到的石油,多是来自那些已经开采然后被抛弃的地区,是高风险或战乱地区。然而最好的,还是新开采的地区,如中亚、俄罗斯等。也因为这个原因,壳牌等跨国公司联手阻中国的石油公司进入北里海地区。 中俄两国政治上发展长期友好的关系是双方期待的,中俄石油管线建设对于中国未来经济发展则至关重要。

作者:王晓阳



 
总机电话:021-69150862 销售热线:021-69150861  69150863 传真:021-69150867 联系人:叶先生 郑先生
Email:fspv@fspv.com,
fspv@163.com 邮政编码:201801 地址:上海嘉定区南翔镇翔乐路318号
版权所有:上海恒星泵阀制造有限公司
www.Fspv.com 网站优化:大鹰网